• <label id="kayog"></label>
    <li id="kayog"><tbody id="kayog"></tbody></li>
  • <label id="kayog"><li id="kayog"></li></label>
  • 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打官司 >> 周日說法 >> 法律常識

    法定代表人如何滌除工商登記?

    日期:2023-04-14 來源:| 作者:| 閱讀:1次 [字體: ] 背景色:        

    法定代表人辭職、離任后,公司未及時變更工商登記,法定代表人所承受的法律風險將持續存在,如何破解滌除登記難題?

    導讀:公司法定代表人辭職、離任后,公司未及時變更工商登記,特別是在公司長期不正常經營或者長期不作出任免決議、決定的情況下,法定代表人所承受的法律風險將持續存在。法定代表人窮盡公司內部救濟措施后起訴至法院請求滌除登記的,司法實踐中對該問題的處理存在難題。近日,石景山法院審結了一起法定代表人離職后請求變更公司登記糾紛案。

    原告楊某訴稱,2013年3月,其入職被告甲公司,擔任市場經理一職。2017年5月,楊某被任命為甲公司總經理,負責運營和銷售工作。2019年11月,甲公司控股股東乙公司總經理何某找到楊某,聲稱因集團總部遷至外地,提出由楊某繼任甲公司法定代表人一職,楊某當時沒有離職打算故表示同意。2019年12月20日,甲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由朱某變更為楊某。甲公司章程規定:“公司不設董事會,設執行董事一人,由股東選舉產生,執行董事任期三年,任期屆滿,可連選連任。”“執行董事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認為必要時有權更換經理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21年9月13日,雙方簽署勞動關系終止確認書,協商確認終止勞動關系,并就楊某薪酬及勞動關系等問題達成一致,并結算完畢。

    2021年12月15日,甲公司作出《法定代表人變更申請書》,其中載明:“甲公司現任法定代表人楊某已離職,現申請變更法定代表人,擬任法定代表人晏某,其身份為甲公司的股東乙公司的現任法定代表人。”乙公司系甲公司控股股東,持股比例100%。該申請書加蓋甲公司印章并有乙公司法定代表人晏某簽字。此后,楊某多次要求變更法定代表人,但甲公司以相關行政處罰沒有了結為由始終未予變更。2022年6月15日,楊某通過“天眼查”得知被限制高消費,認為甲公司讓原告擔任法定代表人“虛職”行為已經嚴重侵害其合法權益,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甲公司到北京市石景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手續。

    被告甲公司辯稱,不同意原告訴訟請求,法定代表人系公司內部自治事項,原告作為法定代表人從未召集過股東會就法定代表人變更事項進行決議。原告已經辦理離職手續,但不必然導致無法繼續擔任法定代表人,是否擔任法定代表人與是否與公司存在勞動關系沒有必然聯系,原告是否離職與股東會對其作為法定代表人的委任并不相關。原告擔任法定代表人期間,對公司具有經營管理實權,并非其所稱的虛職。

    法院經審理認為,甲公司應當為楊某辦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工商變更登記,理由如下:

    首先,從法定代表人制度立法宗旨來看,法定代表人應當與公司之間存在實質關聯性!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三條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該條規定要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需由擔任特定職務的人出任,由其依法行使公司的經營管理權和決策權。因此,法定代表人與公司之間的實質關聯性主要體現在法定代表人應對內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對外代表公司從事民事活動。本案中,楊某已于2021年9月13日離職,盡管楊某與甲公司是否存在勞動關系與其擔任法定代表人并不存在直接關聯關系,但雙方已簽署勞動關系終止確認書,明確楊某不再參與甲公司的任何經營管理,甲公司對楊某不再承擔后續任何責任。由此,楊某亦已不具備對內管理公司、對外代表甲公司的基本能力和條件。

    其次,從法定代表人與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來看,對內法定代表人與公司之間應屬于委任關系,特定條件下可依法予以解除。法定代表人是代表公司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對外代表公司意志的機關之一,登記的法定代表人依法具有公示效力,但就公司內部而言,公司和法定代表人之間為委托法律關系,法定代表人行使代表人職權的基礎為公司權力機關的授權,公司權力機關終止授權,則法定代表人對外代表公司從事民事活動的職權終止,公司依法應當及時辦理工商變更登記!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九百三十三條規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造成對方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外,無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因解除時間不當造成的直接損失,有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對方的直接損失和合同履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參照上述規定,一般情況下,作為受托人的法定代表人有權單方解除其與公司之間的委托合同關系,但考慮到法定代表人的特殊性質,法定代表人在行使單方解除權時應不得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相關規定。本案中,楊某系受公司權力機關的委托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楊某自甲公司離職后,多次向甲公司及其股東乙公司提出不再擔任法定代表人的申請。根據甲公司2021年12月15日作出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申請書》,可以認定甲公司同意將法定代表人由楊某變更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晏某,亦可以認定甲公司的股東乙公司已經就楊某的任免職作出股東會決議并通知了楊某,該決議符合甲公司章程規定,不違反法律規定,依法產生法律效力,雙方的委托關系終止。

    最后,甲公司怠于履行義務,對楊某權益造成損害,依法應當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辦理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變更登記,是公司應當履行的義務,在法定代表人發生變更的情況下,公司應當向登記機關申請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2022年3月1日頒布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十一條規定:申請人申請登記市場主體法定代表人、執行事務合伙人(含委派代表),應當符合章程或者協議約定。第三十三條規定:市場主體更換法定代表人、執行事務合伙人(含委派代表)、負責人的變更登記申請由新任法定代表人、執行事務合伙人(含委派代表)、負責人簽署。根據上述相關法律規定,法定代表人、董事等改選和變更(變動)屬于公司自治范疇,司法應謹慎介入,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以公司股東會、董事會等作出法定代表人任免的有效決議為前提,在權力機構未能就公司法定代表人任免等事項作出有效決議前提下,法院不能強制或直接代替公司變更其法定代表人。但從保護自然人合法權益的角度來看,當法定代表人與公司之間的利益沖突已無法通過公司自治機制解決,或者窮盡了公司自治救濟程序仍無法解決時,便有了司法介入的必要性。本案中,楊某已于2021年9月13日離職,并明確表示不愿意繼續擔任法定代表人職務,多次向甲公司及其股東提出變更法定代表人申請,甲公司于2021年12月15日亦作出同意變更法定代表人的申請書,但至今仍未履行且拒絕辦理法定代表人的變更登記。鑒于楊某不具有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的主體資格,甲公司亦不依法向公司注冊地工商局提交變更申請以及相關文件,導致楊某仍對外登記公示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在甲公司相關訴訟中被限制高消費等,已經給楊某的生活造成實際影響。楊某的相關事項已不能通過公司自治、楊某個人自決的方式來解決,此時司法即獲得了介入的必要性,否則楊某作為普通公民的合法權益將無從救濟。

    法院判決,楊某請求甲公司辦理工商變更登記的主張,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至于本案判決作出后,甲公司是否再選任新的法定代表人,屬于公司自治范疇,本案不予處理。如乙公司不能及時作出相應決定明確變更人選,導致甲公司出現登記事項與實際不符或法定代表人空缺等情況,則自行承擔相應不利后果。最終法院判決被告甲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至公司登記機關為原告楊某辦理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滌除原告楊某作為被告甲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登記事項。

    一審判決后,當事人均未上訴,判決發生效力后,甲公司未能主動履行滌除楊某法定代表人登記義務,楊某遂向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的申請。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六十一條第一款 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規定,代表法人從事民事活動的負責人,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九百三十三條 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造成對方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外,無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因解除時間不當造成的直接損失,有償委托合同的解除方應當賠償對方的直接損失和合同履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三條 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第八條 市場主體的一般登記事項包括:

    (一)名稱;

    (二)主體類型;

    (三)經營范圍;

    (四)住所或者主要經營場所;

    (五)注冊資本或者出資額;

    (六)法定代表人、執行事務合伙人或者負責人姓名! 

    除前款規定外,還應當根據市場主體類型登記下列事項:

    (一)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發起人、非公司企業法人出資人的姓名或者名稱;

    (二)個人獨資企業的投資人姓名及居所;

    (三)合伙企業的合伙人名稱或者姓名、住所、承擔責任方式;

    (四)個體工商戶的經營者姓名、住所、經營場所;

    (五)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事項。

    法官提示

    對于公司董事、監事、法定代表人辭職、離任后,公司未及時變更工商登記,董事、監事、法定代表人起訴至人民法院請求滌除登記的案件,首先,要求原告在訴訟前已經窮盡了公司內部救濟措施;其次,要求滌除登記的原告不具有惡意逃避清算責任的可能性;最后,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原則上應以公司股東會、董事會等作出法定代表人任免的有效決議為前提。本案原告已完成內部救濟措施且無惡意逃避清算責任情形,且公司曾就原告的任免職作出股東會決議,故支持了原告訴訟請求。在此提示,因法定代表人是公司法定的、唯一的代表機關,不能夠缺位,否則影響公司的主體存續甚至法人資格的有無,法定代表人的辭職,需要公司同意才產生法律效力,對于掛名型的法定代表人而言,其作為完全行為能力人,對風險應有預判,自擔風險。

    典型意義

    公司登記是公司法的核心制度,事關公司治理、交易安全、私權保護及社會信用體系大局。但實踐中存在著登記信息質量不高,信息不準、不全、不新等各種問題,公司登記糾紛保持增長態勢。本案為妥善審理滌除法定代表人登記糾紛提供了裁判范例,不僅明確了公司及時辦理變更登記的義務,而且就《民法典》委托代理關系在公司法中的適用進行了理論闡述,同時從公司治理層面對法院介入的界限和限度進行了明晰,平衡了私法自治的服務理念與自然人合法權益保護,亦是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實現公平正義,提升企業、群眾獲得感和滿意度,加強府院聯動、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的典型案例。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準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為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并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652571727。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久试看
  • <label id="kayog"></label>
    <li id="kayog"><tbody id="kayog"></tbody></li>
  • <label id="kayog"><li id="kayog"></li></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