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kayog"></label>
    <li id="kayog"><tbody id="kayog"></tbody></li>
  • <label id="kayog"><li id="kayog"></li></label>
  • 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特大經濟案件律師代理 >> 上訴申訴

    合同上公章的真假并非判斷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唯一依據

    日期:2023-01-18 來源:律政網 作者:律政人 閱讀:0次 [字體: ] 背景色:        

    最高法院判例:合同上公章的真假并非判斷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唯一依據

    裁判要旨

    合同是否為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應綜合簽約人在簽約之時是否具有代表權、合同相對人對簽約人的代表權是否進行了謹慎審查等情形進行判斷。合同上公章的真假并非判斷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唯一依據。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21)最高法民申3680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中鐵九局集團成都工程有限公司。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中誠信托有限責任公司。

    再審申請人中鐵九局集團成都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因與被申請人中誠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誠信托公司)執行異議之訴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20)川民終9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申請再審稱:一、劉慶偉等人偽造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印章并冒用其名義簽署《借款合同》等,原審法院未查清印章真偽,即以偽造的證據作為裁判依據,認定事實錯誤。二、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向一審法院申請調取魏芳在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該院以該證據應屬其自行收集提供的證據為由不予準許,違反法律規定。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的適用前提是行為人使用單位的真實印章,而本案劉慶偉等人私刻印章,不符合該條的適用前提。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四、案涉《借款合同》是劉慶偉等人實施貸款詐騙的手段,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而無效的情形。即便認定《借款合同》有效,中誠信托公司在放貸過程中違反監管規定及交易慣例,應承擔相應責任。五、劉慶偉等人詐騙中誠信托公司貸款的行為屬于個人犯罪行為而非職務行為,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未參與、未獲利。原審法院判決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承擔責任,缺乏依據。六、案涉(2016)成高證經字第6386號《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書》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不符,應當判決不予執行。七、劉慶偉等人涉嫌貸款詐騙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刑事案件與本案民事糾紛存在高度關聯性,依法本案應中止審理或移送公安機關。綜上,本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五項、第六項規定,應當予以再審。

    中誠信托公司述稱:一、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主張“印章系偽造”、“法院未調查取證”等不能成立。無證據證明《借款合同》《中鐵九局集團成都工程有限公司股東會決議》的印章系偽造,且是否與樣本一致、是否偽造,對《借款合同》效力不產生影響。原審法院不同意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調查取證申請程序合法。二、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關于《借款合同》無效、即使合同有效中誠信托公司應承擔責任的主張不成立。案涉《借款合同》有效,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稱中誠信托公司并非善意,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三、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關于劉慶偉的行為不屬于職務行為的主張不成立。劉慶偉與中誠信托公司簽訂《借款合同》,屬于職務行為,應由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承擔民事責任。四、案涉公證債權文書所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相符。五、本案不應移送也不應中止審理。劉慶偉的行為若構成犯罪應由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自行追究。六、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再審申請已經超過法定期限。綜上,請求駁回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經審查認為:首先,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以《借款合同》上加蓋的該公司公章系劉慶偉私刻為由,主張《借款合同》非其真實意思表示,其不應承擔《借款合同》項下義務。本院認為,合同是否為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應綜合簽約人在簽約之時是否具有代表權、合同相對人對簽約人的代表權是否進行了謹慎審查等情形進行判斷;合同上公章的真假并非判斷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唯一依據。根據原審判決查明事實,《借款合同》訂立時,劉慶偉系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中誠信托公司審查了該公司的工商登記資料以及《中鐵九局集團成都工程有限公司股東會決議》,已經盡到了其合理注意義務。原審判決認定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中誠信托公司為非善意相對人、劉慶偉的行為系履職行為其行為后果應當由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承擔,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關于原審法院未查明《借款合同》上公章的真假、依據偽造證據認定案件事實以及未準予其調取證據的申請違反法律規定等主張,均不能成立。其次,本案中,尚無證據證明劉慶偉的行為構成刑事犯罪,且即便本案涉嫌刑事犯罪,但在無證據證明《借款合同》雙方當事人具有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利益或國家利益等情形下,《借款合同》并不具有應當認定為無效的法定情形。原審判決認定《借款合同》有效,并無不當。再次,如前所述,案涉《借款合同》應屬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應當履行《借款合同》項下義務。原審判決認定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關于案涉公證債權文書載明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與事實不符的主張不能成立,亦無不當。最后,根據本案證據,足以認定劉慶偉以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名義與中誠信托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有效,劉慶偉涉嫌犯罪行為不影響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應當向中誠信托公司承擔本案民事責任。原審法院認定本案與劉慶偉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應當分別審理,本案不應中止審理或移送公安機關,適用法律正確。此外,經審查,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再審申請未超過法定期限。

    綜上,中鐵九局成都工程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五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中鐵九局集團成都工程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張愛珍

    審 判 員  孫建國

    審 判 員  孫曉光

    二〇二一年八月十六日

    法 官 助 理  仇彥軍

    書 記 員  鄧 志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準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為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并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652571727。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久试看
  • <label id="kayog"></label>
    <li id="kayog"><tbody id="kayog"></tbody></li>
  • <label id="kayog"><li id="kayog"></li></label>